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被具 >

那个风味别具的腊肉歌手

归档日期:06-19       文本归类:被具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其实不过五十岁的样子吧,可是整个人看上去暮气沉重,面色苍灰、神情木然,在两段台阶的连接处岔腿而坐,一把二胡拉得任性而懒散,像绝望的木匠拖着生锈的破锯,割一截永远也割不断的烂木头。

  因为常来接站,我已经见过这老头无数次了。每次听他在那唱,都有一种北风呜咽的寒夜里坐在老式的大公交后座上迷茫夜行的感觉——嗡……嗡……嗡……不规则地起伏变速,沉重的呼啸里带着不可知的颠簸。越是厌烦,越是忍不住瞟了他一眼:依然是邋遢,潦草,毫无表情的一张脸,不同的,是今天戴了一顶劣质的针织帽。那帽子油腻、陈旧,仿佛经年不洗,滞重里却浮动着满眼昏黄的风尘。大概唱歌的钱不够维持生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的脚边,又多出来一个地摊儿,灰扑扑的塑料布上,堆着袜子手套、皮筋发夹之类的小玩意儿——一样的粗糙杂乱,在暮色四合的天光里,看得人觉着心气儿全无。

  我一直觉得西单的地铁通道,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总有年轻人抱着一把吉他,在狭窄而幽长的通道里走心地弹唱,心事,梦想,蛰伏,忍耐……或如泣如诉,或如鼓如歌,像唱给别人,也像唱给自己。他们投入、专注,仪容齐整,态度真诚。遇到唱得出色的,会有人停下来驻足应和,那种“江州司马青衫湿”的怦然心动,甚至比在光影斑驳的演唱会上的激情献唱,更让人热血泪目。

  好像唯有这个人,是个例外。即便是路人无聊时随口的哼唱,我都没听过这么糊弄散漫的歌——不要说旋律、节奏、音色了,就连音量,也跟永远电压不稳似的,想高一嗓子还是低一嗓子,完全看心情。有一回唱《驼铃》,也一样吊儿郎当地耍得虚虚实实、断断续续,完全没有歌里的依依不舍和情深义重,仿佛人生不过如此,而眼前要送的这人也是多余,只想赶快把他敷衍掉,早去早消停。

  我从那时开始有点烦他,今天见他这一摊子货挡路,竟然有点生气。于是想当然地以为,他那路唱法肯定是挣不着钱的,而且很鸡汤地想:通道是一样的通道,态度却是不一样的态度,所以不同的通道歌手,可能就有不一样的人生。

  等女儿从站里出来,我便把对这老头的看法和揣测说给她听。“就这种不着四六儿,有一嘴没一嘴的唱法儿,谁愿意为这样的歌声付钱呢?”

  没想到女儿却说:“不不不,那老头儿多酷啊!你不觉得他那么特立独行的,很有态度很酷吗——哎我就是这么唱!你爱听就给点儿(钱),不爱听就走人……而且从我这些天坐地铁的观察来看,老头儿那儿其实是经常有人给钱的!你反过来想:如果他每天真是收不着钱的话,这大冷天儿的他干吗还一天天坐那儿唱啊?”

  看来,是我自己狭隘戏多了——就像有人喜欢真丝刺绣,也有人喜欢破洞牛仔,多元化的社会真是兼容并蓄,全情投入是一种风格,特立独行,也是一种风格。两三年过去了,我不知道他的收入如何,私底下的日子又过得怎样。能看到的只是他的仪态唱腔我行我素,未改分毫。

本文链接:http://arteapulia.com/beiju/132.html